English
中国脑血管病圆桌会议-第二次全国会议 探索脑小血管病的奥秘

  近年来,伴随国际大潮流,中国的临床及科研领域突飞猛进,很多成果接近或达到国际水平。为了进一步促进中国脑血管病事业的发展,中国脑血管病圆桌会议(CNSR)应运而生。CNSR共5场全国会议,作为大会主席的王拥军教授指出,此项目是面向全球脑血管病医学研究的前沿和未来,探索脑血管病防治战略规划,旨在进一步驱动未来中国脑血管病诊治划时代的变革!第一次全国会议已于2018年12月15日在北京圆满落幕。本次会议是第二次全国会议,由大会主席王拥军教授牵头,在执行主席赵性泉教授,王伊龙教授的组织下于2019年3月1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主题是脑小血管病。这次会议既是一个自由的交流平台,也是一场盛大的学术盛宴。全国脑小血管病领域的专家们齐聚于此,大家慷慨分享,各抒己见,碰撞出了灿烂的学术火花。

  会议的上半场由来自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王柠教授以及来自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杨弋教授主持。


拨云见日 一切皆因老化

朱以诚教授以脑小血管病社区人群研究为出发点,深入剖析了脑小血管病的本质。她认为,脑小血管病作为一种老化现象,是一种随年龄增大,呈现严重程度逐渐进展的血管病理改变,并不是非是即否的疾病。然而,这种血管的病理改变却会增加老年人发生卒中、痴呆、步态障碍等的风险。因此,在老年人中确定具有痴呆、卒中、步态障碍高风险的患者并进行干预是非常有意义的。而现有的用于鉴定高风险患者的SVD评分虽简便易行,但存在每种影像改变的权重被视作相同的缺点。因此,她提出未来我们应开展进一步的预后研究和治疗研究,以期寻找更可靠的高危人群确定方法和恰当的治疗切入点。

中西差异 比较之中看问题

莫仲棠教授汇报了中西方人群脑小血管病发病率的比较研究的最新进展。他通过列举多项研究,得出中国人散发型脑小血管病(包括腔隙性梗死、颅内出血、脑白质高信号)的发病率高于白种人,但是CAA(脑淀粉样血管病)的发病率低于白种人的结论。并提出中西方人群的这种差异,可能是基因和环境因素导致的。这需要未来更多的研究去证实。

  会中本次会议的主席王拥军教授做了发言。他指出中国脑血管病圆桌会议于2019年度会议将陆续召开,第三次全国会议将于5月4日在杭州举办,会议主题是认知领域。并热情邀请现场的专家共同参与。此外,王拥军教授透露,为了促使小血管病在国内发展得更快速,中国卒中学会将会在近期成立脑小血管病分会。

  王拥军教授的发言结束后,开始了本次会议的下半场。由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的赵性泉教授以及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的徐运教授主持。


锦上添花 交叉学科的贡献

申勇教授对脑小血管病相关的基础研究的最新成果做了汇报。从分子生物学的角度剖析了脑小血管病的可能机制。申教授指出,尸检发现,脑血管的BACE1(淀粉蛋白前β-分解酶1)水平越高,紧密连接蛋白水平越低。于是随后开展了一系列的动物研究来验证这一发现。研究结果表明,当动物血管内皮细胞过表达BACE1时,紧密连接蛋白水平随年龄增加而下降。同时,还会出现小静脉不同程度丢失以及不同程度的出血。且年龄越大,出血区域越大。此外,这部分动物还会出现神经突触的减少以及认知功能的损伤,认知功能的损伤是否与神经突触的减少存在直接关系还有待进一步验证。而当血管平滑肌细胞过表达BACE1时,会发现神经元兴奋性显著增加。而且会出现髓鞘丢失,血管壁增厚,血管堵塞等现象。这些研究结果可能会为未来脑小血管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新的思路。

申教授在动物和细胞水平上的研究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各位专家在本次会议执行主席之一的赵性泉教授的引导下,进行了积极的讨论。赵性泉教授表示,希望在未来能有更多的基础研究数据应用到临床当中去。



全面总结 脑小血管病的临床研究优先发展战略规划的提出

作为本次会议执行主席之一的王伊龙教授,提出了中国脑小血管病的临床研究优先发展战略规划。王伊龙教授分析了目前脑小血管病的诊断、治疗及临床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并针对未来应该优先发展的临床研究方向提出了以下建议:1、进一步探索CSVD病理改变的异质性,探讨潜藏在貌似相同的影像学改变之下不同的脑组织改变、血管结构和功能变化以及病因;2、以临床问题为切入点,在临床前开展基础转化研究探索内皮损伤、血脑屏障破坏、炎症以及应激等机制在CSVD中的作用,为CSVD的治疗提供新的治疗靶点;3、开展基于影像表型的多组学研究,绘制CSVD发生、发展的遗传与环境暴露图谱;4、以多基因遗传性CSVD为天然模型,开展干预靶点研究,为研究多暴露因素导致的复杂CSVD干预靶点提供科学依据;5、针对潜在的不同的病理生理学机制,筛选可能的药物和非药物治疗方式,如血管内皮保护药物、抗炎药物等。根据患者的异质性进行分层,针对性地进行临床前期或者临床试验,为CSVD患者提供精准的治疗证据,预防卒中以及痴呆的发生。



王伊龙教授的发言结束后,大家展开了积极的讨论。针对大家提出的问题,王伊龙教授一一做了解答。对于到底什么样的血管病变算小血管病变,他指出在未来希望可以从脑结构,从功能,从代谢这几个方面出发,确定一个总的指标。甚至可以找出一个非常量化的指标来诊断小血管病。另外,由于在临床上很难看到小血管的多模态状态,这给临床研究带来了困难。王教授提出,希望未来可以在分型基础上,进一步分类,以期能在干预靶点上更加的有的放矢。

百家争鸣

在赵钢教授,刘丽萍教授等的讨论下,各位专家针对未来的研究方向,积极讨论,各抒己见。他们提出未来脑小血管病的关注点不应仅局限于血管方面(如发病机制的探讨以及诊断的准确性的不断提高)还应该关注该疾病相关的功能上的改变(如痴呆、抑郁及血管性帕金森等),以及微生态(基因)的改变。


  最后,王伊龙教授做了精彩总结。他表示,中国脑小血管病的圆桌会议是一个合作平台,希望同道在一起,为一些科学问题做自由探索,并共同推动我国脑血管病事业的进步。

分享到: